您所在的位置是: 首页 > 教育随笔教学反思→ 正文
美育对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价值
录入:xzs  点击次数:115  录入日期:2018年12月03日

美育对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价值

本期主持:朱志荣(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本期主题:美育与人的全面发展

主持人语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教育大会上强调,要“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社会主义建设者和接班人”。在人的整体发展历程中,美育不可或缺。美育作为一种化育,能使人获得情感的陶冶和精神境界的提升,最终促进人的个性的充分发展和人格的完善。本期组织3篇文章,就美育的价值内涵、特性和现实作用进行深入分析和论述,突出了美育的功用和时代价值,希望能引发学界进一步探讨。

 

  100年前,蔡元培先生提出“以美育代宗教”,从学理上说,美育是美育,宗教信仰是宗教信仰,两者是不可以相互替代的。但是,从中国当时的社会现实和中国传统文化心理来看,他提出以美育代宗教又是非常必要且切中时弊的。当时的中国,在新旧社会交替的背景下,有些人过度夸大宗教的作用,使得“宗教救赎论”观点泛滥。当时杨仁山提出要以佛教拯救世道人心,陈撄宁提出“道教救国”,余日章提出“基督救心”,康有为等人提出以孔教对抗基督教,以拯救道德。一时间谭嗣同、梁启超、章太炎等人纷纷跟从,要求以宗教拯救道德。正是在这样的社会历史背景下,蔡元培本着科学主义的精神,在重视德育、智育的基础上,提出“以美育代宗教”,使人获得情感的陶冶,提升人的精神境界,对中国的美育实施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尤其是从当时的社会现实和中国传统重感悟、重当下体验的文化心理角度看,以美育代宗教具有一定的可行性。

  在今天看来,我们提倡美育,实际上是让美育在人的全面发展中发挥应有的功能。18世纪德国启蒙时代的哲学家约翰·尼柯拉·提顿斯首先综合前人的思想,把人的心理功能划分为知、情、意三个方面,其后被康德所继承和发扬光大,对后世产生了重大的影响。人的知、情、意要全面发展,其中的情感主要应由审美来充实。美育通过审美活动陶冶人的性情,是促进人的全面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在高度重视智育、生活节奏紧张的当下,美育有助于促进人格的健全和完善,有助于促进人的全面发展。马尔库塞曾批判现代工业社会将人变成了“单向度的人”,失去了生活的乐趣和创造力,他强调要把人从现实中解放出来,获得全面发展。卓别林主演的喜剧电影《摩登时代》中描写的查理,就是生产流水线上的机器人,一个单向度的人。而美育,正可以提高人的审美能力,使人获得美的熏陶,从而促进人的全面发展。

  美育有广义和狭义之分。广义的美育,是指人的一切审美活动,包括欣赏自然美景、欣赏艺术等,都对人的心灵产生潜移默化的影响,都在滋润人的心田,是铸就人的精神世界的有机部分。这是一种自发的美育。从审美的意义上说,审美即美育。而狭义的美育,则指经过自觉地、能动地规划,有意识地进行的审美教育,如学校里的艺术教育等,尤其是幼儿园、中小学期间的艺术课程,都是经过专家精心设计和规划出来的,通过优秀的艺术名作,对不同年龄、不同层次的对象进行因势利导的审美感化。幼儿园、中小学的艺术教育,不只是学习艺术技巧,更主要的是让同学们获得感动。在美育的实施过程中,学校在自觉地培养学生积极、健康的审美能力和审美趣味方面起着重要作用,但是仅仅靠学校的课堂美育,是远远不够的。人们在自发地欣赏大好河山的美景,进博物馆、美术馆、音乐厅欣赏艺术品的时候,都可以获得美的熏陶。而学校自觉的美育对人们自发的审美活动起到一定的指导作用。当然,狭义的美育是有限度的,完整的美育过程是自发的美育和自觉的美育相统一。因此,广义的美育与狭义的美育是相辅相成的。

  “教”的汉字字义,本来是抓辫子、执教鞭教育小孩,包括督促和管理,带有强制性,目的在于灌输知识。育本于“毓”,像母产子状,引申为抚育。“教育”两字在汉字中具有培养人才、成就人生的内涵。智育主要是开发人的智力,提升智力水平,系统地学习科学文化知识。智育需要从幼儿开始,也需要顺应人的成长规律,不可拔苗助长,也不可一曝十寒,要像种庄稼一样不误农时。德育主要包括伦理道德教育,目的在于提升人的品质。道德和伦理之间是有区别的,一是内在的,一是外在的。其中道德主要指内在的素质和修养,伦理主要指外在的社会法则。每个人都有善根,德育的目的,就在于培植和养护善根,唤醒和增强人性中善良的一面,而抑制乃至杜绝人性中自私、贪婪、邪恶的弱点,完善人的伦理道德品质,使人成为善良正直的人。体育主要目的是增强人的体质,提高人的健康水平,这是人的生命基础,也是人全面发展的基础。

  美育与德育、智育在内涵和方式上既有区别,又是相互联系、相互促进的。美育与知识教育和道德灌输在方式和途径上有着明显的区别。美育是一种特殊的教育方法,是一种化育、一种感化,是潜移默化的感染。它能春风化雨般地感染人的性情,让人不由自主地被吸引,产生动情的愉悦,而不是强制的灌输。正因如此,智育与德育都可以通过审美而得以强化。主体审美能力的激情和想象力的焕发,可以极大地促进科学的发明和创造。而德育带有一定的强制性,起到限制、管理和约束的作用。卢梭在《社会契约论》中说:“人人生而自由,但又无往而不在枷锁之中。”在道德的感化中,包含了审美、动情的元素,乃至宗教也在利用审美的感染力。审美可以作为促进智育和德育的工具,但这种德育、智育对审美价值的利用,并不能消解审美自身的价值。

  美育与德育、智育是相统一的,相互促进的。人的情感、人的感性欲求要受到理智和道德的约束,要以理节情,同时,德育也需要通过美育培育人的高尚的情感,以美储善。而人的认知能力也有助于提升人的审美感悟,这就需要以真入美,以美启真。美育可以激发人的活力,培养和调动人的想象力,有助于激发人的灵感,激活创造力。美育也有助于通过感性、生动的途径,以喜闻乐见的形式实施智育和德育。

  美育通过提高人的审美能力,能使人获得更丰富的精神陶冶。人有智商和情商之分,智商如果得不到及时而合理的开发,就会不利于人的智力发展。每个人的智力都有潜能,需要开发。情商也是如此,需要开发和培育,这就需要美育。其中包括提升人们对自然和人生的感悟能力,以及艺术创作和欣赏的能力,这同样必须从幼童时代开始激发和培养。从天赋的层面上,人的情商有高低,想象力有强弱,实施美育,对于人的综合能力的培养和人的全面发展会起到重要作用。同时,美育有益于调节人的心情,有益于人的身心健康,也有益于激发人积极进取的精神。审美教育包含着理想教育,实际上是人们追求进步和发展的动力。理想是奠定在当下的基础上的,想象力也是基于现实的。同时,理想又是不断向前拓展的。

  美育在调节人的身心方面有自己的特点。美育通过感性形象愉悦人,满足人们的感性要求。艺术将永久存在,人的感性欲求必须得到满足,情感必须获得丰富和升华。我们不能把感性和理性对立起来,而应该通过感性的满足使人格完善,使爱美的天性获得满足。美育也有助于人的情感和创造力的激发,有助于人的想象力的培养,使人获得感性的解放,情感的解放,个性的解放,最终促进人的个性的充分发展和人格的完善。个体情感的贫乏,创造力的不足,智力乃至总体能力不足,都可以通过美育得以改善。

  审美活动作为一种广义的美育,能提升主体的感悟、鉴赏和判断能力,并且能激发人的创造力。审美虽然有主动、被动之分,但审美的资源是丰富的。审美活动是人们喜闻乐见的,趣味是审美的核心内容,审美活动本身不是占有,我们欣赏大海不是占有大海。审美具有分享性,人们更乐意自己在受到感动的同时,让他人也分享感动,这使得审美更具有普遍有效性。而这种普遍有效性又进一步丰富了人的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广义的美育和狭义的美育一起,共同推动人生境界的提升。审美具有超越的功能,让人从审美感受中获得解放和超越。我们生活的世界,不可能完全脱离功利,但是可以通过审美提升自我,达到更高的精神境界。因此,审美有更高层次的追求,是人的全面发展不可或缺的重要方式和途径。审美活动的过程,就是自我建构的过程。在马斯洛所说的需求层次中,审美教育满足了人们高层次的需求,美育使人真正达到自我价值的实现。在人生境界的最高层次上,真善美是高度统一的。

  在人的整体发展历程中,美育是不可或缺的,美育有助于人们崇尚自然,发展个性。美育通过提高人的审美能力,培养人们积极健康的审美趣味,陶冶人的心灵,使人格健全,从而提升人的境界。我们需要与时俱进,通过狭义的美育和作为广义美育的审美活动互补,推进人的全面发展。我们期待出现更多的优秀艺术作品等审美创造,使创造者和欣赏者都能在审美活动中获得熏陶和感染,从而造就身心健康、全面发展的人。 (作者:朱志荣,系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

发挥美育的文化心理建构作用

一部人类社会的文明史,就是一部不断人化自然并人化自身的历史。“社会的进步,就是人类对美的追求的结晶”。美是人类文明发展的结晶,审美活动和审美文化是人类自我完善、优化、美化和提升的重要方式之一。美育是教育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类文化心理建构的一种重要方式,也是人生成长道路上的重要精神历程之一。审美教育是人类所特有的生命活动,人经由美育从自然的人过渡为自由的人。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重视“乐教”“诗教”“礼乐之教”以及“乐山乐水”等优良的美育传统。立国之本在于立人,立德树人是教育的根本宗旨,美育更是整个教育事业的核心与基础。人的教育是终身教育,人的美育也是终身美育。美育不仅是艺术审美教育,还包括自然审美教育和社会审美教育,贯通艺术哲学、自然哲学和人生哲学。我们要高度重视发挥美育对一个民族及其每个个体的文化心理建构作用。

精神提振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灵魂,艺术和美学则是文化精神之树的花朵。中国自古有“文以载道”“艺道合一”“大乐与天地同和”的优秀美学传统,西方也有“美是道德的象征”“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的美学传统。审美活动是一种感性化的精神活动,艺术审美教育指向人的生命本体精神的建构,能极大地提振受教育者的精神境界。与宗教精神的虚幻性、哲学精神的思辨性不同,艺术审美精神是感性生动的、富于情感体验和生机活力的,使人在乐教、诗教或美育中感悟人生的美好价值与意义,激发人的生命创造精神和自由超越精神。不仅是优美崇高的艺术,即便是自然美的鉴赏也同样能提振人的精神。正如恩格斯所说,大自然的美可以净化人的心灵,使人“熔化在自由的无限的精神的骄傲意识中”。例如,潺潺流水的秀美令人心旷神怡,崇山峻岭的壮美令人精神振奋。因此,美育具有德育、智育不可替代的精神提振作用。

  与西方美学相比,中华古典美学少有纯粹的理念本体论和思辨哲学美学,而大多表现为人生美学,注重人生美育。美育可以培养人的天人合一、与道合一、心物合一、群己合一、民族融合、社会和谐的生命理想精神。这种生命理想精神既体现为宇宙自然的生命化、人情化,也体现为中华民族日常生活的情意化、诗性化。中国现代美学亦然,中国现代美学诞生的文化根源就是为了追寻和建构现代中国人的精神价值和生命意义。回眸中国现代美学的学术历程,奠基者们都极为重视审美教育的精神建构价值。他们的美学论著中频频使用“精神”一词,力图用西方美学激活中国传统文化精神,用中国文化精神改写西方美学,强调美育活动对真善美精神价值的追求,使美育成为提升国民心智、振奋民族精神、开启中国现代性的文化工程。美育不像物质生产那样立竿见影,但更润物无声、深远悠长。在科技文明高度发达、工具理性普遍盛行的现代社会,人的精神遭受挤压的危机,因而更应当重视美育,用艺术审美精神烛照、净化和提升现实生活,抵御机械、刻板、一味功利的生活,追求人的诗意栖居,实现人生的艺术化和艺术的人生化。

人格培养

  崇尚人格理想和人格教育是中华美育自古绵延至今的优秀传统。古人云:“美育群材,其犹人之于艺乎?”按照美的规律来创造,追求人与自然和谐共生,实现人的全面发展也是马克思主义的一个重要思想。美育是对人自身的审美创造,美育的根本任务是涵养人的情操、培养健全人格。所谓人格是一个人的整体的心性倾向和心理结构,包含人的先天生物因素与后天社会文化因素。人格由人的全部的生理—心理要素整合而成,同时又反过来对人的各种生理—心理机能加以统摄。人格一经形成,对主体的各种内隐和外显行为都会产生重要的定向和组织作用。美育在人格养成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美育能影响一个人的感性、知性和理性,涵养人的情操、意志和理想,促进人的身体和心灵、感性和理性、个性和社会性的健康成长与协调发展,塑造知情意统一的健全人格。中国大教育家孔子早就有以美育人的精辟思想,提出“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的人格成长的美育之路,揭示了儒家美育以诗乐之和融会理想之志、道德之心与愉悦之情的路径。孔子的诗乐教育思想被王国维誉为“其教人也,则始于美育,终于美育”。可见美育对于培育健全人格有着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中国现代美学家梁启超、王国维、蔡元培、鲁迅、丰子恺、朱光潜、宗白华等人都十分注重美育对中国现代国民健全人格的培养,倡导以挺立、高尚的主体人格精神来涵摄科学技术,创造优秀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

  西方近代美育学创始人席勒也认为,美育与完整的人、充分意义上的人是相互建构的关系。受康德影响,席勒把艺术审美活动视为一种自由的生命游戏和精神游戏。席勒认为:“只有当人充分是人的时候,他才游戏;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完全是人。”在席勒看来,美育可以弥合人的感性与理性的分裂,消除真与善、主体与客体、自然与自由、理智与意志、认识与实践之间的对峙,使人成为融合各种身心要素于一体的自由和谐的生命存在。因此,美育有助于培养完整的、至性至情的人格,克服人的原子化、碎片化、计算化,实现人格的升华与整合。

创造力激发

  审美活动是富于想象、情感的自由和谐的精神活动,美的艺术创造是天才的创造,艺术审美教育对于促进人的各种生命潜能的开发和实现有着重要价值。美育渗透于人类一切文化活动之中,更把人类文化的各种优秀价值溶解于其中。美育融感受、想象、激情与理性于一炉,人的各种心意能力在艺术美育活动中能得到最充分自由和谐的激发。美育以美启智,开发人的智力和智性,激发科学文化创新和创造的内在冲动,开启通往认识真理的道路。文艺复兴时期之所以能产生一批天才巨人,艺术美育的激发作用是重要原因之一。

  美育可以激发科学家的求知渴望和求真热情。艺术与科学,是神奇宇宙和谐美的两种相互关联的表征,科学美与艺术美一样需要天才的灵感、直觉、意象思维,离不开美妙的形式、深邃的内在秩序、和谐的内在结构、简洁性原则和方法。直觉与想象力有时甚至比逻辑推理更能指向宇宙世界的深层结构和奇妙秩序,成为重大科学理论取得突破性发现的契机。一些伟大的科学家自述:科学中有一种深奥、神奇的美,科学研究和发现同样需要灵感、美感、乐趣和想象力。对科学美感的追求,成为推动伟大科学家从事科学探索的强大动机与智慧源泉。20世纪理论物理学的重大突破就是其中的杰出例证。自称“想象力比知识更重要”的爱因斯坦,就是受到音乐艺术的启发,他善于运用“美学的、直觉的方法”从事理论物理学的科学研究。正是这种对科学美的追求,激发了伟大科学家进行科学探索的无限热情,而美育无疑在其中发挥着巨大作用。重视美育成为当代世界一流大学办学理念的主流。

总之,重视美育的教育才是完整的教育。美育面对的是整个社会,关乎全社会的精神文明和文化心理建设。时代召唤美育,“一时代有一时代的美育”。新时代美育必将有新的气象与新的作为。让我们充分发挥以美扬善、以美立人、以美启真的文化职能。让审美教育普及大江南北,让美育之花开遍华夏大地。(作者:陶水平,系江西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作为特殊思维方式的美育

  德国哲学家莱布尼兹说,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这话不难懂,但要真正达到感同身受的境界也很不容易。不容易是因为,人,特别是发展到文明阶段的人,其对世界的认知及和世界的互动总是要借助各种工具,工具有外在物理性的和内在心理性之分。心理性工具中最基本的就是概念。概念是事物的“抽象”,这种“抽象”从积极角度说,是对对象本质的概括;从消极角度说,则是对对象的标签化。概念是思维的工具,思维利用概念提高效率,首先是认识效率,相应的还有认识指导下的实践的效率。但思维在利用概念的过程中,也在某种程度上被概念控制,这意味着利用概念思维的人很难再有机会面对事物的本来面目,他看到的只是关于事物的概念,是经过扁平化处理之后贴上的标签。“抽象”被认为概括了事物的本质,但“本质”到底是什么,在这个过程中与其说由事物自身决定,不如说由进行“抽象”的人的主观需要决定。对于自然经济时代的农民来说,梨子的本质就是梨子的使用价值,就是甘甜多汁皮薄等感受性意象;而对习惯于将所有物品都看作交易标的的商人来说,梨子重要的是其使用价值背后抽象的交换价值。一枚梨子和一块与它具有同等交换价值的土豆,在商人眼里就都只是某个货币符号,譬如一块钱人民币。

  黑格尔曾在消极意义上解说“抽象思维”概念,这种思维也有时被称作“形而上学”。“抽象思维”随现代工业文明的发达而加速扩张,但其对主体内在丰富性的消解却导致日益严重的问题。就主体自身状况来说,它将导致精神的日益狭隘和浅薄;就对象反应来说,它容易招致来自不同方向的抵触和敌意。美育的目的就是要克服思维的“抽象”性,恢复有关对象存在的具体丰富性的感受和理解能力。

  美育主要通过艺术教育进行。艺术意味着虚拟化的表现世界。日常生活中,我们总是倾向于透过各种标签把握对象,以此作为是非取舍判断的依据。在艺术的虚拟情境中,这样的把握模式则被搁置。俄国作家陀思妥耶夫斯基小说《罪与罚》描述的“拉斯科尔尼科夫”,按照身份界定的惯例,他就是个“谋财害命的杀人犯”。在实践领域,当我们考虑应该如何对待一个人时,这些身份标签的影响几乎是决定性的;但在文学阅读过程中,这些标签就变得无关紧要。阅读态度不会因为主人公身份的不同而发生明显变化,不会因为是关于法官的故事就以格外严谨敬畏的态度阅读,是关于小偷的故事就以特别轻忽蔑视的态度阅读。就“拉斯科尔尼科夫”言之,借助陀思妥耶夫斯基深刻、细腻、生动的细节描述和心理分析,在对这个人物的经历、境遇、性格等取得了切实充分的把握之后,我们会意识到,任何身份标签,相对于其独特的生命世界,都过于简单化。真正有意义的,不是根据标签理解一个人,而是反过来,通过理解一个人而革新对相应标签的认知。受教育者内在个性的丰富和提升,就是在探寻感受对象世界的具体性、独特性的过程中实现的。没有内在个性的丰富和提升,所谓生命活力和创新性便无法获得真正的支撑。

  美育就其作为学校教育工作的组成部分言之,主要通过艺术教育进行,而就其最后需要落实到受教育者个性全面发展这个目标上言之,则有赖于总体社会环境的提升。美育作为特殊思维方式的启迪意义,并不只对学校教育工作有效,与社会文化发展所有领域的工作都有关系。“抽象思维”是与“辩证法”相对的。“辩证法”的灵魂就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实事求是”。现实生活中各种形式的官僚主义,从认识根源上,都是由于偏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辩证法原则、不同程度地陷入“抽象思维”。美育所代表的个性化观看和理解方式,对于消解这种“抽象思维”具有特别强的针对性。以城市建设工作为例,很多地方为了发展旅游,开发了名目不同的“仿古”性街区,就最终成效看,几乎没有能够达到类似鼓浪屿、丽江古城那种层级的。从美育的视角分析,其中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后者街区的发展一直依托于原住民结构渐进式展开,原有街区的文化生态系统,包括房屋结构和人口结构,都得到了保护性延续。尽管人口构成仍会发生变化,但新的外来者在这个渐进的过程中,更容易被原有系统消化,从而接受并认同原住民文化传统。房屋的修葺、翻新,也只是在原有框架体系支配下进行细节性功能完善,对街区风貌不构成冲击。而在时下众多仿古性建筑中,基于抽象化理解,拆和建都系于市场意志和商业逻辑,那些在岁月长河中逐渐积聚起来的错落有致的街区风貌,被简单地做了格式化处理。因此,无论就欣赏价值还是人性陶冶功能来说,这些人造街区都无法与鼓浪屿、丽江古城那样文化积淀深厚的原生性街区相提并论。城市建设不单纯是硬件设施问题,实际上涉及如何造就更有利于人的全面发展的文化环境问题。立足这样的视野,我们或许可以说,作为特殊思维方式的美育,对于我们一般性社会发展理念的提升是有特殊的借鉴和参考价值的。(作者:韩德民,系北京语言大学人文社会科学学部教授)

光明日报 2018-12-3